少说话 先看置顶

那个时候,他笑起来,是最最讨人喜欢的。


魏无羡生了一副好皮囊,那双含笑的桃花眸天生就占尽了便宜,没人讨厌好看的小公子。

他跟江澄勾肩搭背嘻嘻哈哈的往前走,大声的道,

“谁都喜欢我!”

江澄站在他旁边睨了他一眼,哼哼的道,

“我看蓝忘机就讨厌死你了。”

魏无羡不以为意,心里仍旧不服,回去的时候悄悄的一边喝汤一边问身边的江厌离,

“师姐,你说,蓝湛会讨厌我吗?”

江厌离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的愣了一下,旋即眉眼弯弯,温柔的笑出来,

“当然不会啦。”

我们羡羡最好了。她说。

于是魏无羡心满意足的笑,喝完了最后一口汤,想着什么时候一定要邀请那个小古板来一次云梦,让他尝师姐的汤。是全...

「忘羡」白衣渡我

01

“常有女子哭嚎呻吟声,夜里听着怪渗人的,自从那奇怪的声音出现之后,我们这里就频频出现洪灾,连着几天的雨水,还死了好几个人呐!”

茶铺子的老板娘是健谈的人,已经是人到中年,一身粗布衣裳,骨节因为常年劳作显得有些粗大,长发用木簪子随意的系着,绾了妇人发。只是那一张未施脂粉的脸还能隐隐的瞧出年轻时候的风韵,声音也是江南女子特有的吴侬软语。

蓝景仪好奇的道,“老板娘您可是...姑苏那边的人?”

老板娘笑着把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我啊,我是广陵人。”

魏无羡将茶杯放在桌上笑盈盈的搭话,“那算得上是远嫁了。”

老板娘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无奈的道,

“是啊,只是今年这连连洪涝,引得收成欠缺,

「忘羡」淮南

橘生淮南

还是突发奇想不打tag了,大家一起种植物


嫩芽埋在泥土里,细小幼嫩的茎带着土块,过于沉重的泥土压得它有些摇摇欲坠。

魏无羡垂眸看着泥潭里的一点点不甚明显的绿色,昨夜下了雨,并不猛烈地风雨将那株幼苗压得几乎要全部埋进泥土里,雨停之后也看不见昨日的生机

温情站在他旁边,踌躇着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最终道,

“再等等吧,也许是还不到日子。”

究竟是不是不到日子,谁都知道。

这片地里,是种不出东西来的。连萝卜土豆都尚且艰难,又何况是娇嫩到不行的莲。

魏无羡之前下山的时候带回来的一株小苗,她没忘记那一瞬间他脸上再明显不过的笑意,略带绯红的眼角上扬,

很恍惚的一瞬间,...

置顶

看一眼置

有事私信前先看置顶。之子于归不要催

忘羡是底线。文章不授权。

所有现有文章下午做一个汇总链接,少的文要么删了要么锁了。修文之后会补档。

私信戳我问问这个会补吗,啥时候都可以,有可能得到很遥远的答案orz

讨债别找我。


现有文汇总

长篇连载

昭愿   现pa 可能有刀 甜甜正文找链接 不接受刀的慎入 he 找链接找链接找链接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记得找链接。

溯回   挡劫人羡的我流魔幻设定 过程有刀 慎入 he

风露   ...

稍微理一下思路...《焦糖》这个我中途因为种种原因就没打算接着写,我流大纲就..大家也知道的!!

前两天突然看到关于它的很多留言有点受宠若惊...放个预告督促我填正文。

顺便诚挚的跟大家推荐焦糖玛奇朵,甜甜的!配合文食用。


他没见到魏无羡。

温情送来的,是一只黑猫,连带着那柄小巧的枪,上面刻着w的字母此时摸上去已经有些光滑。

“我希望,你永远不要用上它。”

魏无羡射击是一把好手,那双握着手术刀的手握住枪的时候,可以像他在手术台上一样平稳。

枪声响起的时候,那就是他最后一次开枪。

于是蓝忘机什么都没有问,把枪和猫都接过来。

温情说:“猫叫焦糖,他说他喜欢喝焦糖玛奇朵。”...

瞎想想,我就干啥啥不行,狗血第一名。毫无逻辑。

老规矩,不要骂我注意避雷。大纲都放了,那后续…当然…莫得咯

找不到有朝一日我还会想这种之子于归画风的甜饼大纲

两个人夜猎,妖物最后以命相搏,避无可避,叽挡在羡身前中了毒。

毒会让人身体虚弱,逐渐失去灵力。医师都一时间束手无措,羡发现自己也中了毒,因为量少,产生了类似抗体的效果,可以压制毒素。

于是羡就瞒着叽一直在试药,以血做引。实验的时候可能还会发生排斥反应等等。

蓝思追没有忍住说漏了嘴,叽过来,握着他的手腕,

又急又气又担心,他沉着声音,

“魏婴!你应过我,不会冒险。”

羡没有挣扎,认错的痛快,靠近之后利落的敲晕了叽。

最后...

「忘羡」花事

含光君心里苦,他吃醋,羡却不懂。

大纲流真好摸啊。逃跑了。


坊间传说。

近来民间流传着一种病,无解。

症状者会从口中吐出花朵,每个人的花都各有不同,这些花都是以人的情绪作为养分,最能够滋养他们的就是求而不得的痛苦。

说的再直白一点,就是暗恋。

一直被这样的情绪缠身,身受此症的人就会不断地吐出花来,到最后越来越严重,伴随咳血的症状,最后消瘦身死。

无解。

唯一的解药就是相恋,又或者放弃。

起初这种病在民间就没有引起过多的骚乱,有人怀疑是妖兽邪祟作乱,可实实在在的病症确是因为这样的情绪而产生,且真正因为这种病死去的人几乎没有,渐渐地,它反而更多的出现在了民间说书人的口中和大小...

The Decameron

加了一点点前缀。后面内容一样。


金色的大厅,曲折着暗红色的阶梯。


酒液在杯盏里摇晃,水晶做成的杯子在灯光下折射出亮眼的光线来。


音乐是最经典的交际舞曲,女孩们穿着新年换上的新裙子,柔软又宽大的裙摆随着旋转碰撞在一起,划出好看的弧度,盘起的长发上带着宝石作为装饰。


这是贵族的夜宴,尽极的奢靡和优雅。


真正应该看的是女孩中间的那个人,他坐在舞池的中央,他不跳舞,也没有喝酒,言笑晏晏的坐着,看不到格格不入。


女孩都围绕在他身边,像是围绕君主的座驾。


青年黑发黑眸,打着暗红色的领带。


金色的长剑握在手中,在这个大厅里就像是一柄漂亮的装饰,剑柄上应该镶嵌宝...

一鲸落 万物生

鲸歌灵感来自于早上看到的一个视频,巨大的鲸在水面下,它应该是在很深的地方,从照片上看却触手可及。巨大却不笨重,在蓝的有些透明的海水里缓缓的随着水流飘向他应该去的地方。

鲸发出的声音很温和,空灵又清透,声音就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带着穿透力,神圣庄严。

真的很好听。也很吸引人。

然后,羡其实没了。

「忘羡」鲸歌

我瞎写的,瞎说的。神志不清的胡乱摸鱼。

鲸歌真的很好听嘛,就,很好听。


他们那时候常常听街头巷口有一首歌,其中有一句歌词叫,

“听海哭的声音。”

每次放学经过那里,魏无羡便笑着跟江澄说,

“你说,海哭的声音不就是鲸鱼的叫声吗?”

江澄就白他一眼,“什么鲸鱼的叫声?”

魏无羡学不出来,只能放过这个话题,

“就是很好听的声音呗。”

江澄道,“我可不觉得很好听。”

他诚挚的觉得魏无羡的听觉有问题,他听过鲸鱼的叫声,在生物课上。

海水是深蓝色的,即使是从视频上看也蓝的近乎澄澈,足矣清晰可见海面下的大鱼缓慢的游动,发出沉郁的叫声。

无论是画面还是声音,都叫人觉得背脊发寒。...

1 / 2

©  | Powered by LOFTER